192大结局人圆月圆

时间:2019-10-21        

  33小说网玄幻小说表妹难为 192大结局人圆月圆

  皇帝这一病就是三个月,从春天折腾到夏末,终于驾崩了。本来年近五十的人身体也不是太好,加上亲儿子造反生了一顿气,宫变那晚又着实受了惊,虽然太子和皇后尽心服侍,皇帝还是去了。

  太子做为孝子,自然更是哀毁销骨,二十七天的丧期,太子瘦了一小圈儿。远在山东封地的二皇子现在该称王爷携长子回京奔丧,奔过丧他回转封地的时候,把长子留在了宫里跟几位皇子公主们作伴。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是留了人质,向新帝表明忠心呢。天下,总算是定了。

  如鸳捧过那织金绣银的郡王妃礼服来,教着身后的小丫鬟:“万不可损了一点儿,要时常记得检视晾晒,但又不可放于日光下暴晒。”她如今已做了妇人打扮,先帝养病期间,绮年果断给她和立秋办了喜事。事实证明她英明之极,不然先帝一死,一年之内又禁婚嫁了。

  如鹂则捧过那枝七尾凤钗来,好奇问道:“咱们表姑奶奶能封贵妃吗?”新帝登基,金国秀这太子妃自然升级为皇后,她生的长子直接被封为太子。吴知霞做为仅次于太子妃的良娣,又是有封号的,且还生了儿女,在后宫那也是一人之下千百人之上了。

  “不,只是封德妃。”本来倒是拟封贵妃的,但吴知霞给辞了。这一举动引来一片好评,纷纷赞扬吴家家风良好,女儿谦静贤淑。本来按本朝规矩,贵德淑贤四妃是不另加封号的,现在新帝亲自拍板,保留吴知霞“惠”字封号,称为惠德妃;封她的儿子为平王,并把成都原齐王的那块封地给了他。33小说首发

  绮年颇怀疑这一举动是舅舅的授意,这分明是好一手以退为进。以吴知霞在新帝潜邸的资历,又生了一儿一女,将来只要皇宫循例提升位份,就少不了她的。何况她还是本朝第一个有双字封号的刀子,就算再来个贵妃也压不过她,更不必说后头新进的嫔妃了。她让出一个封号,却给儿子换了一块好封地,又向皇后表明了不争高位的心思,自己还得了贤名。真是一举三得,再划算没有了!嗯,这还可以表明吴家的态度:虽然还在守孝之中,可也不指望着宫里的女儿替自己增加起复的筹码。

  “病了?”绮年微微皱眉,“去请林太医就是。”林太医是昀郡王的熟人,有些不好对外宣扬的病都是请他来,譬如说秦王妃,她从正月里开始已经病过三次,都是林太医来诊治的,也无非是些咳嗽失眠的小病,所谓郁结于心罢了。

  绮年看看时间还早:“走,去看看老王妃。”自打正月里闹了那么一回,她是再没踏入过丹园。秦王妃都想对品姐儿和器哥儿下手了,她还要跟她装什么妇孝姑慈。秦王妃自己也明白,大半年了还是头一次提出要见她。

  绮年踩着已经生出绿苔的石板路走进正房,秦王妃正倚在窗下的罗汉床上怔怔地坐着,听见脚步声才缓缓把目光转过来盯着绮年。她神情已经有些呆滞,但一看见绮年,眼睛里顿时又燃烧起火苗来。33小说更新最快 手机端:

  绮年端详着她。秦王妃从前保养得宜,虽然年近四十却还如三十岁一般,且肌肤白润,有玉观音之称。但今年这才大半年,她竟仿佛老了快二十岁,如今看起来竟像是五十岁的妇人了。大约是看守她的婆子长久不与她说话的缘故,神色都有几分木然,只有那眼睛里忽然燃起的恨意,给她增加了几分活气儿。

  秦王妃冷笑了一声。林太医嘴巴紧得很,每次来只是隔着屏风诊诊脉,说几句放宽心胸好生调养的废话,开了方子就走,对她这个曾经的郡王妃却被关在这坟墓一样的园子里竟然毫无兴趣,更不到外头去说半个字,以致如今京城里还以为她真是病了,没准还在心里称赞赵燕恒和周绮年孝顺厚道呢,秦王妃一想到这种可能,就觉得心里像火烧油煎一样的难受。

  “叫他们都出去,我有话与你说。”秦王妃打量着绮年的装束,郡王妃的礼服穿在这个乡下丫头身上竟也好看,尤其她个头高挑,格外有几分庄严之态。可是这件衣裳本来应该穿在她的亲儿媳身上,这郡王府也应该是她的儿子的!可如今儿子不知去向,就是知道了去向也再不敢回京城,倒不如不知道的好;至于儿媳……

  秦王妃狠狠地咬着牙:“你别得意太早!说到底你算什么?不过是个乡下来的野丫头,也只有个舅舅能拿得出手。别说外头的人,就是这家里的丫头都不服你,别以为我不知道,清明那个丫头,从来也没服帖过罢?”

  秦王妃听见“前头母亲”四个字,不由得攥紧了双手,又听见绮年提起昀郡王,心里更恨,发狠地道:“有其父必有其子!你如今仗着得夫君几分疼爱,自然可以耀武扬威,只是你怕不知,赵燕恒他当初想娶的人可不是你,而是金家姑娘!从前他有个病秧子的恶名在外,没哪家贵女肯嫁他,他无奈才娶了你。如今他已然是郡王了,随便立个侧妃也能找到比你出身更高贵的,你以为你还有几天好日子过?”她看见绮年脸上那安详自在的表情便觉得刺眼入心,一时都忘记了还有下人在旁,只想着如何能将她脸上那表情抹去便好。

  绮年安安静静听完,笑了一声:“自来只听说娶妻娶贤,从未听说娶妻是为娶家世的。若论身份贵重,我自然不能与您相比,只是日后的结果,却未必是由身世定的。至于金家姑娘,如今那是母仪天下的人,还是少提为妙。若是只与我说这些,如今说完了,我便告辞。”

  绮年却在门口转身对秦王妃笑了笑:“若这么说,难怪县主如今日子不好过。既然天下男子皆薄幸,您当初又何必等到十八岁才嫁给父王,又何必苦心替县主挑夫婿呢?随便捡一个嫁了也就是了。其实您挑来捡去,也不过是为了郡王妃的位置吧?既然您是为了王妃之位才嫁进来的,那父王给您一个正妃的位置也就够了,又何必给什么敬爱呢?今日您虽被禁足,对外仍是老王妃,也算求仁得仁,应当无憾了。”

  秦王妃死死地盯着她,恨不得眼里都能飞出刀子来,却是一句话也反驳不来。绮年最后那句“求仁得仁”尤其讽刺得厉害,应当无憾?她哪里是无憾,根本是大憾!她恨不得破罐子破摔,把她知道的事情一股脑儿都嚷出来,可是赵燕平虽走了,还有个赵燕妤要在英国公府过日子,若是她撕破了脸固然是痛快了,但昀郡王百年之后,赵燕妤还要指望着娘家,指望着赵燕恒。所以她只能把好些话死死咽在肚子里,眼看着绮年走出门外,那身金银线刺绣的郡王妃礼服在阳光下光华闪烁,点点闪光像针似的扎在她眼里心里,扎得她在罗汉床上竟坐不住。想站起来,却是一下起得急了,顿时一阵头晕胸闷,人往前一栽,哇地吐出一口血来。

  秦王妃这一吐血躺下去,就真的再没起来,不多不少病了整一年,第二年七月十五半夜里去了。因为名义上她仍是郡王府的老王妃,因此丧事办得极是隆重,仔细算起来也称得上生荣死哀,若是她地下有知,不知道会不会满意。

  郡王府停灵七日,整个京城的勋贵官宦人家都登门吊唁。谁不知道现在的郡王爷是新帝登基的功臣,虽然如今已经辞了官变了闲身,但有郡王的爵位在,又没有任何可让新帝忌讳之处,在这京城里还不是横着走?何况郡王妃又是救驾有功的,算一算,人家救过太子妃又救过新帝,这功劳简直的没法说了,富贵尊荣,京城里头得数这夫妻两个独一份儿,谁不想来套套近乎。

  昀郡王这一年来也老了许多。绮年想这么多年他终归对秦王妃还是有感情的,人活着的时候有各种罪名,这死了也就没法再计较了,翻过来倒是会想到从前的好处。何况赵燕平是他的亲儿子,如今不知生死,且又知道他这辈子都不能再回京城,心里也不是不难过的。绮年没法安慰他,因为在她心里秦王妃实在是死得好,没法昧着良心说秦王妃的好话,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把他的生活安排得舒服些罢了。

  阮夫人也上了炷香,拉着绮年的手到了偏厅里唉声叹气:“这一年了,家里的事也不管。说起来她是长媳,又是世子夫人,将来这国公府还要她主持中馈呢。如今倒好,夫妻两个跟仇人似的,世子去了她房里几次,最后都是不欢而散。说不得,世子今年也二十有余了,不能总没儿子,我自是不愿先生出庶长子来,可看这样子怕是要向亲家告罪了。”她如今是不愿意再管这国公府里的琐事了,可是两个儿媳是一个都不成器,到现在连个管家的人都没有!一个是像有仇一般不肯管,另一个是根本管不了。

  阮夫人叹道:“哪里是我愿意让他们先生出庶长子来,只是”看赵燕妤那样儿,茅坑里的石头一般又臭又硬,端着架子要阮麒低头去哄她,偏偏阮麒不为所动,除了初一十五去赵燕妤房里看看,其余时间全部住在书房,挑了一个丫鬟叫蛉语的贴身伺候着,看这架式,竟是真不打算要嫡子了。英国公也曾狠骂过他,甚至要动家法,但结果还是一样,无它,就算他能赶着儿子去儿媳房里,却不能按着儿媳让她也放下脸子来服软哪。最后阮海峤没了办法,只得盘算着趁新帝登基早些把爵位让给阮麒,免得到时候宗人府以阮麒无嫡子的理由让他降级袭爵甚至是夺了爵。

  其实照阮夫人的看法,赵燕妤纯粹是自己无事生非。上次闹了那一场,书房也砸了,阮麒两个打小伺候的丫鬟蝉语蝶语也打发出去配人了,阮麒都没说什么,若是聪明的女子,这时候还不打叠起小意来,好生挽回丈夫的心?可惜赵燕妤大约是娇养久了,只有别人捧着她,没有她去低头俯就别人的,结果一直僵持到秦家倒了台,赵燕妤在阮家的地位便一落千丈。是个人都知道,虽然赵燕妤的娘家是昀郡王府,秦家不过是外家,但如今郡王府是赵燕恒夫妻的,赵燕妤跟这个异母兄长素来不睦,嫂子就更不用说了,将来父亲一过世,难道还能指望兄嫂替她撑腰不成?到了这个地步,赵燕妤就是想低头,这头也低不下来了从前低头,人还说她一声识大体,如今低头,怕是人人都要说她大势已去迫不得已,赵燕妤骄傲惯了,宁愿独守空房也不肯下这个脸面,横竖阮家因为她姓赵,轻易也不能休了她。

  绮年默然不语,片刻之后问起阮盼来。不管怎样她也不能主动提出允许阮家生庶长子,否则这话传出去就不好说了,只能再等几年,拖到阮麒三十岁,倘若那时再没嫡子,阮家提出要纳妾生子,郡王府也就没啥借口好反对了。

  阮夫人也明白这个道理,该说的话她都说了,至于阮麒有没有嫡子,她实在并不很热心,因此心照不宣地说起阮盼来。这是她最欢喜的事,阮盼在永安侯府过得顺心,公婆喜爱,丈夫敬重,儿子活泼,下人顺服,因公主这个长媳不大出来,永安侯夫人渐渐就把事情交给阮盼,如今在外头口碑皆好,都说英国公府教的好女儿,永安侯府有福气娶了好媳妇。相比之下,孟烨那点儿风流性子在阮夫人看来实在就不算什么了,男人么,还不都是馋嘴猫一样的,阮海峤也是如此,只要阮盼坐稳了正室的位子,又有嫡子,怕什么!

  自然了,虽说以永安侯府的地位来说,孟烨风流一点儿无可厚非,可到底是不如身边干干净净的好。阮夫人想到这里就不由得看看左右,这郡王府里才算好呢,赵燕恒从前的姨娘通房被清理得干干净净,成亲这几年了,赵燕恒由世子而郡王,身边的人竟是不多反少,绮年这丫头,竟是这样的有福气,也有本事。若是当初听了女儿的话,替阮麟聘了这个外甥女来家,可不比那个强得多?

  乔连波眼泪流得更急:“可是二爷他”黄莺虽然打发走了,阮麟却记了她的仇,平日里少到她院子来,来了就挑三拣四嫌她照顾不好孩子,倒是翡翠如今在书房里伺候,越来越得他的欢心。翡翠如今正经是脱了贱籍的良妾,跟从前做奴婢的时候大不相同,乔连波再想拿捏她可是不易。加上翡翠能干,书房里的事打理得明明白白,跟乔连波那个葫芦提的内院高下立判,以至于阮麟嘴上不说,暗地里却把更多的事交给了翡翠来管,翡翠俨然竟取代了从前黄莺的位置,区别只在于她更稳重,不像黄莺那么张扬,也就更难挑出毛病来罢了。

  “你们也都出去!”赵燕妤环视四周,冷声命令,不过只有她自己的丫鬟应声退出去了,绮年的丫鬟们一个没动,如鸳等人好像没长耳朵一样,只管站在绮年身后。赵燕妤见自己使唤不动她们,脸色愈发阴沉,狠狠盯着绮年:“聪明的就叫她们都出去,否则我可没有好话说出来!”

  气死的?绮年仔细想了想,似乎还真是这样。秦王妃这病确实起于气:最初是因为阮麒手里的香薰球生气,之后就是气昀郡王将她禁足吧,最后大概是气自己竟然没能达成心愿,这一辈子都是空忙一场,再加上娘家被流放、儿子下落不明,种种担忧伤心凑到一起,最终不治。只不过这些气的始作俑者是她自己,怪不得别人。

  昀郡王心里也明白,指望这些丫鬟们劝阻根本不成。方才在前院,他已经跟阮麒谈过一番,晓得赵燕妤如今在阮家是个什么模样,也是头疼不已。他现在活着,还能给这个女儿撑撑腰,将来他去了呢?别看赵燕妤有县主的封号,英国公府不敢休了她,可若是没有娘家撑腰,她自己又没有嫡子,英国公府想要架空她还有什么难的?到时候一个“身子不适需要静养”就能将她活生生困在院子里,一辈子都不要想出来。如今她还要威胁绮年去告她夫妻忤逆,这是要亲手断送了自己将来跟娘家的最后一丝联系啊!

  “你们几个以后不是一等丫鬟了。”昀郡王沉着脸扫一眼秋雨等人,一摆手,厅外走进四个人来,两个是十七八岁的大丫鬟,两个是教养嬷嬷模样,“这四个人你带回去,以后就由她们近身伺候。”这话却是对赵燕妤说的。

  绮年一直静静站着看。赵燕妤太天真了,忤逆罪是那么好告的么?这是大罪,地方上若出了忤逆的案子,连地方官都要受到牵连的。倘若真让她去告了,若坐实了赵燕恒忤逆,连郡王府的爵位都要被夺去,昀郡王怎么会允许?赵燕妤这次回去,大概是轻易不会再出来了。她大概始终想不明白,没了郡王府,她又算个什么?倘若闹得大了被英国公府休弃,回了郡王府还不是要在赵燕恒手下讨生活?那还不如在英国公府,至少还有个世子夫人的名头,将来又是国公夫人,只要郡王府还在,阮家也不敢太难为她。只是昀郡王这一番苦心,没准她是永远不能理解的。

  忙活了二十几天,就到了中秋。今年中秋,因国丧刚除,京城沉寂了一年,家家都打算好生热闹一下,只有郡王府是格外的安静。昀郡王又去了庙里住,临行前允许魏侧妃去赵燕和处住几日。虽然只说几日,但这意思大家都明白,是允许魏侧妃出去跟着儿子了。

  赵燕恒沉吟道:“张家的家教自是好的,固哥儿瞧着也稳重,现在这个年纪,已经开始学骑射了,将来怕是又会出一个将军,张夫人又是你的好友,品姐儿嫁过去断不能吃亏……只是女儿还小,总觉得这样定出去不甘心似的……”

  绮年笑不可抑:“觉得好,就先看着,两个孩子如今年纪小,也时常见得着,将来若是彼此都觉得好,那时再定不迟。”赵燕恒这种心态,真是……既不甘心女儿定出去,又想着把好的占下来,典型的我不吃也不想让别人吃。

  “你小日子有八天没来了。”赵燕恒含笑伸出手指比了个八字,“我都瞧着呢。”虽然说国丧期间按理是不许同房的,但其实各家房里事皇帝也睁一眼闭一眼,只要不闹出孩子来就没人去管,因此赵燕恒还是睡在绮年房里,只是想不到他这样仔细。

  “什么,肚子里这个还没生下来呢,你想得倒长远……”绮年无奈地瞪着赵燕恒的笑脸,半晌,嘴角也有些绷不住要弯起来,连忙把脸转开去,便看见天边已经升起了一轮圆月。虽还未到十五,看起来却也略无缺憾,黄澄澄的贴在墨蓝色的天空之上,像是在俯视着人间万家,愿家家和乐团圆……

  热门推荐:伏天氏寒门崛起少帅你老婆又跑了造化之王都市超级高手天骄战纪大符篆师剑来元尊全球高武民国谍影我有一座恐怖屋诡秘之主本港台现场报码室

平特一肖公式帖| 最快开奖现场直播站| 百合图库总站| 十二生肖配对表婚姻配对表| 香港管家婆心水主论坛| 平码三中三公式规律| 香港马会|香港六合开奖现场| 波色王| 四字梅花诗香港正版四字梅| 简单的杀肖公式规律|